皇冠城封路风波听证会‧坚称没撞击物体‧曾俊豪不知为何被围殴

2020-07-25 7W访问
皇冠城封路风波听证会‧坚称没撞击物体‧曾俊豪不知为何被围殴(吉隆坡)人权委员会针对联邦后备队(FRU)在皇冠城封路风波时涉嫌滥权殴打民众事件,于週三(23日)进行听证会。第一证人也是案中的被殴者曾俊豪在供证时强调,他在驾驶时并没有撞击任何物体,他不知联邦后备队为何要围殴他。曾俊豪在听证会主席拿汀巴杜卡再顿及人权委员会委员的引导下,详述事发当晚的经过时声称,他没有作出任何激怒FRU的行为,当FRU警员包围及敲打他车子时,他感到非常害怕,被围殴时也没有力气作出反抗。他说,他根本没有撞到任何物体,当他们的车子停在皇冠路U转处时,数十名FRU警员突然蜂拥而上围堵他们。“因为前面的车子停了下来,所以我也跟着停车,结果原来站在10尺外的FRU警员立刻冲上来包围我的车子,并且不停地踢我的车,要我们出来。”曾俊豪披露,当时场面极为混乱,而且FRU警员都已戴上头盔,他无法认出他们的脸孔及人数。后来,FRU警员用木棍敲碎他的右侧镜强行开门,拔走车锁匙并且殴打他。“几个FRU警员同时打我,强拉我的衣服,硬把我拿出车外。我的衣服被扯破了,他们不停地踢我,打我,也用硬物敲打我的头,把我打至趴在地上了。后来我就不省人事,醒来时,人就在医院了。”来自森州直落甘望的曾俊豪是于5月27日晚间,驾车载着2名友人陈少明与石锦和及妹妹曾慧敏途经蕉赖皇冠城路准备到胡先翁镇时,获悉皇冠城出口已被封,便准备在路口U转,岂料却遭联邦后备部队拦截,指他们企图开车撞警员及警员设下的路障。警方较后援引刑事法典148(在暴乱中持有武器)及307(企图谋杀)条文调查4人。不过,曾俊豪坚称并没有撞倒路障,也没有手持武器,不明白联邦后备部队为何指他们持有武器及企图谋杀。警方最终在布城司法宫的加影推事庭提控曾俊豪危险及鲁莽驾驶,石锦和、陈少明及曾慧敏则无需面控。曾俊豪否认有关指控,与另3人随后向人权委员会及警方投报,指联邦后备队涉嫌滥权及围殴他们。曾俊豪声称鼻子受伤,陈少明被人用棍打伤,石锦和则是颈部受伤。“扣手铐带返警局”曾慧敏称兄被殴至趴地第二证人,即曾俊豪的妹妹曾慧敏声称,事发当时他们一行四人准备取道皇冠路到蕉赖,结果现场有很多路人要她们离开,于是哥哥便把车子驶到U转处。“当FRU敲打车子要我们下车时,我很害怕。警员打开我的车门,发现我是女生就没打我,但他们的手拿着木棍,横跨我面前殴打坐在旁边的哥哥。这时,又有其他FRU警员敲碎哥哥座位旁的车镜。”曾慧敏披露,事后,她就被一名女FRU警员带到一旁,哥哥及两名友人后来在车内的遭遇,她则一无所知。“后来,我见哥哥被殴打至趴在草地上,曾要求身旁的女FRU及一名便衣警员不要再打他们(哥哥及友人),但他们叫我不要多说甚幺。”她说,他们四人在凌晨12点多被带往警局,身受重伤的哥哥满脸都是血,事后被送往加影医院。凌晨1点,她获准拨电通知家人,警方于凌晨5点才为她们录口供,并于早上6点多释放她们。“FRU把我们铐上车带往加影警局时,并没有透露是否拘捕我们四人,但抵达警局后,警方并没有解除陈少明及石锦和的手铐,让我感觉已被警方拘捕。”翻译员用词生动听证会场面轻鬆曾俊豪与妹妹曾慧敏在供证时都以广东话作答,女翻译员在转述他们的话时表情丰富,尤其在协助曾俊豪诠释“晕倒”一词时,她更以“被打到有星星出现的那种”来形容,惹得大家哄堂大笑,听证会场面轻鬆不少。曾俊豪在叙述自己被打至不省人事时说,他醒来时,医生正在为他作治疗,惟他事后重看媒体摄录的影片时,却看见自己在被殴后,还可以步上警车。他这番谈话把在场的听证人员搞糊涂了。翻译员原先以“Faint”解释“不省人事”,后来为了能更明确诠释曾俊豪的意思,她特别举了几个例子。“你是被打到有星星出现的那种晕呢?还是其他的晕?”曾俊豪称是“不省人事”的那种,但其代表律师颜炳寿认为,曾俊豪应该是要表达,自己是没有了知觉,因此翻译员再问曾俊豪,“晕倒有两种,一个是不省人事,另一种是头晕晕地那种,你是哪一种?”曾俊豪还是回答“不省人事”。此外,翻译员也以“本土味”极高的广东话作翻译,如全部是“苏母阿semua”、“汉巴朗hanbalang”,警察是“马打mata”等。(CLL)听审会传召22人供证人权委员于本月23及24日一连两天为联邦后备队在皇冠城风波事件滥权殴人事件展开调查。听审会主要由一名主席及两名委员负责提问,另有5名辅助员协助覆问及记录,一共传召22名证人,除了投报者也包括涉案的警员及採访媒体。听证会也准备数张皇冠城封路现场的手画地图,并一一要求证人详细记述事发经过、车子、FRU警员、投报者的位置。4名投报者的代表律师颜炳寿指出,人权委员会在听证会结束后将呈交一份完整的调查报告,而他相信这分报告将有利于曾俊豪等人控告警方滥权。“我已代表他们四人起诉相关的FRU警员,但警方至今仍未採取任何跟进行动,也没有传召曾氏等人助查,让我感深不满。”‧2008.0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