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客轰买不到票搭不到车‧乱害我们浪费时间

2020-06-16 1W访问
乘客轰买不到票搭不到车‧乱害我们浪费时间(吉隆坡2日讯)南湖镇综合交通终站(TBS)继上週六首日启用出现买票混乱后,週日还是乱糟糟。一些民众买不到车票,一些民众则对登车地点产生混淆,最终全都必须折返武吉加里尔临时车站,白白浪费了不少时间和车资。《》週日前往设备齐全、富丽堂皇的新终站巡视,与首日相比,混乱中启用的新终站在第二天显得更为冷清,购票者寥寥无几,当局也只开放了4个票务柜台、1个特殊服务柜台及1个换票柜台。仅开放4卖票柜台一些拎着行李準备在此处购票返乡的民众,却因新终站的长巴服务仍未完善而无法顺利购票。其中一名早前已武吉加里尔临时车站购买车票的民众徐明金,以为登车地点已转为新终站,结果被职员告知他所选择的长巴公司未搬迁至新终站,导致他必须再折返武吉加里尔。由于离开他登车的时间只剩下45分钟,他必需加快脚步离开新终站赶回原地上车,儘管如此,他还是对新终站的先进设备感到满意,只不过它刚启用不久,以致民众对它感到混淆,惟他愿意给时间当局改善缺点。现年24岁的学生陈振智受询时披露,他要购买从吉隆坡往新山的车票,无奈却买不到,他也知道新终站的路线很少,可是还搞不清楚长巴公司在新终站所提供的路线,如今只好转战武吉加里尔,看看是否有适合的车票。于早上11点左右现身新终站购票的陈豪文(36岁,建筑业),準备他购买从吉隆坡往新山的车票,送父母回家乡,遗憾的最快也要等到傍晚6点才有长巴川行,才没有班次可选的情况下,他也只好折返武吉加里尔临时车站。另一名成功购票的受访者林贤玮(25岁,医疗服务人员)则声称,他成功购买从吉隆坡通往笨珍的车票,可是一些服务人员似乎还搞不清楚状况,不过他并不责怪职员,毕竟他们还需要多一点时间去了解整个运作。增至9路线供选择南湖镇综合交通终站启用第二天,与首日只有5条路线的状况相比,週日的状况稍微有些好转,一共有9条路线供民众选择。这9条路线包括从吉隆坡至峇都巴辖、丰盛港、昔加末、麻坡、东甲、拉庆、巴西古当、笨珍及新加坡。月中才出售2月车票售票柜台职员阿米尔受询时指出,从吉隆坡往森美兰两个地区的路线,原本已在今天开通,但不知何故最后一分钟被取消。此外,农曆新年期间的车票已开始出售,不过,目前只允许购买从週日起至1月31日的车票,2月份的车票何时开放订购,则必须等到月中左右才会出售。阿米尔提醒民众,目前在新终站营运的长巴公司有限,路线和时间选择也不算多,民众在购票前必须先问清楚,他们所选的长巴公司是否已在新终站服务,否则只会白跑一趟。至于早前宣布的网路订票地址ww w.tbsbts.c om.my是否也同样开放民众订购春节车票,他表示,网上订票系统目前还在架设当中,民众暂时未能通过上网买票,至于它何时启用,仍不得而知。柜台置说明单引导买票为免民众混淆,新终站管理公司在每一个售票柜台立了一个说明单,引导民众如何正确购买车票。阿米尔披露,付费方式不再仅止于现金,民众还可使用一触即通卡(Touch&Go)及信用卡付账。柜台上还有一小台解读器,让民众在买票时,可把身份证置入解读器中,让系统记录购票者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码。“如果民众不愿意出示身份证,或者替亲友购买车票,也可以只提供我们名字(必须与身份证上的一样)及手机号码,当持票人上车前,辅警将会要求持票人出示身份证,以核对票根名字。”自动售票机未开放他提到,如果买票者使用自己的姓名购票,之后再转换他人,或者民众在武吉加里尔临时车站买票,再来到新终站上车,都必须先到资讯服务柜台进行换票手续才可以上车。基于新终站才刚开始投入营运的关係,目前当局只开放人手操作的柜台为民众提供服务,自动售票机仍不开放使用。要求简化购票程序Kon sortium长巴公司营运经理谢汝富週日接受《》访问时披露,公司高层将在明天的三造会议上,向商用车辆注册局(LPK P)和Maju Tmas管理公司要求简化购票程序。他指出,要求民众在购买车票时出示身份证,是一项颇为繁琐的程序,容易引起民众的反感,也非常耗时,因此这项课题明天将被提出,以便双方作出探讨。Konsortium是全国第一家首先在新终站操作的长巴公司,他说,儘管公司在去年12月30日才收到搬迁的政府公函,但由于早已做好準备,因此在搬迁事宜上并没有出现很大的问题。不过,由于司机仍不熟悉新终站的位置和设施,他因此已吩咐所有司机,无论有没有载送乘客,都必须到新终站走一趟,了解新终站的运作。“我们的长巴仍在武吉加里尔临时车站提供服务,不过服务人员已向客户宣传有关我们的巴士已在新终站服务的讯息。”收附加费抵销营运成本购票者须多付1元在南湖镇交通终站购买长途巴士车票的乘客,可能需要多付1令吉的附加费。泛马巴士业者公会主席拿督阿斯法阿里表示,这是因为在南湖镇交通终站的营运成本是其他车站,包括富都车站的四倍。他说,南湖镇交通终站对每次进出车站的巴士分别徵收10令吉,而巴士每一趟行程就得缴付60令吉,因此,巴士公司向卖出的每一张车票多收1令吉的附加费。他说,乘客不管是通过网上或在售票处购买车票,他们都将被徵收1令吉的附加费。巴士进出站收10元“必须有人承担这个费用。我们是可以向乘客徵收附加费。”他说,Maju TMAS声称所收复的费用是用来提昇交通终站的设施。此外,阿斯法说,巴士公司都拥有本身的网上订票系统,但南湖镇交通终站管理公司Maju TMAS却坚持巴士公司必须使用其电脑化售卖系统。南湖镇交通终站也没有为巴士公司提供个别的售票柜台,据说是藉此杜绝在富都车站,甚至武吉加里尔临时车站出现的猖獗兜售黄牛票情况。对此,阿斯法表示,在车站外兜售黄牛票的问题可以通过严格的执法来解决。他说,由于南湖镇交通终站的售票系统无法与巴士公司的系统连线,这让业者担心可能会出现车票售卖出现重叠的情况。“这个问题若无法在华人新年到来时解决,它将成为一个恶梦。不只是业者会混淆,乘客也一样。”目前,通过网上订票系统购买车票的乘客,必须在南湖镇交通终站的巴士公司售票处更换固本。‧2011.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