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术强记性好擅长泡咖啡特殊儿找工作自力更生

2020-07-28 1W访问
算术强记性好擅长泡咖啡特殊儿找工作自力更生陈昱良小时候是一个非常安静的孩子,他不太和其他孩子玩在一起,当大人和他说话时,他也不正视别人的眼睛。但是,他具有异于常人的记忆力,很多时候,他看似漫不经心地在一旁玩乐,过后却能把旁人所说的事情记得一清二楚。51岁的陈妈妈张婕仪起初并不觉得这孩子有什幺不同,直到昱良和其他表兄弟姐妹相处时显得格格不入,加上她那担任老师的姐姐察觉异样,并建议她带昱良去检查之后才发现,昱良是一个自闭儿。当时,昱良只有两岁多,在马大医药中心接受评估后开始接受一连串的疗程,同时也在素有星星之家称号的华抿自闭症儿童中心接受辅导。把握黄金时期辅导治疗想起当年的情况,担任医院门诊助理的张婕仪庆幸自己当时把握了黄金时期,坚持让昱良接受辅导和治疗。“当年的资讯没有这幺发达,不是很多人都能够接受家里有一个不一样的孩子。我们当时还住在昱良婆婆的家,婆婆非常疼爱昱良,她坚持认为孩子没有问题,所以曾经阻止我带他去中心接受辅导。”那并不是一段三言两语就能言明的日子,箇中滋味和心酸只能从那隐藏在她眼眶里的泪水中隐约探知。转眼间,昱良已经是个成年人,在经过中、小学教育和餐饮课程的培训后,他和家人都希望他可以找到一份工作,藉此融入社会。“我们没有期望他赚钱,只是觉得如果他能找到一份工作打发时间,那也可以让他更加容易融入这个社会。”华小师长力助昱良在接受一些疗程及长期在星星之家接受辅导后,张婕仪把到了上学年龄的昱良送到一般的幼儿园里,但种种状况却使得昱良最终被迫在家自学。“学校的老师和校长都没办法处理他的状况,其他小孩也没办法接受他,我只好让他退学。”到了上小学的年龄,张婕仪在和昱良的辅导老师商谈后,决定为他报名华文小学。开学时,她特别就昱良的情况,到学校拜会校长和老师。在说明了昱良的情况后,让她大为感动的是校长的一番话。“校长告诉我,学校应该有教无类,只要昱良不会伤害自己伤害别人,他可以接受,而且他也不认同把昱良送到特殊学校去的作法,除非我们想要放弃他。”昱良就这样展开他的小学生涯,而校长也特别安排他到较有爱心的老师所执教的班级上课,该名老师向班上孩子说明昱良的情况后,便请同学们一起照顾和协助昱良。过后,张婕仪也不时到学校去了解昱良的情况和学习进度,当她看到昱良适应良好的情况后,她感到欣慰不已 。负责打理家务爱乾净今年21岁的陈昱良在生活上挺独立。在父母上班姐姐上学的平常日子里,他会负责处理基本家务,且会照料自己的三餐,如烹煮快熟麵或到住家附近的小食档外带食物回家。住家附近的小食档老闆都认识他。不过,家人迄今不允许他独个儿搭乘公共交通外出。“这是因为他到现在还是不自觉会被路上的一些东西吸引住,然后跟着走,这是很危险的举动。或许以后他可以自行搭公共交通,但在现阶段来说,我们还是不放心让他自行搭车。”姐姐陈怡茜也说,当她带昱良到购物中心时,她完全毋需担心他。“昱良会自己去买吃的用的,且会去了解他有兴趣的事物,然后和我分享。”妈妈则说,昱良是个爱干净的孩子,且时常主动清理自己的房间,不仅如此,他在每一个节庆来临前也都很坚持要应节地布置家里。说到这,在一旁的昱良突然吐出一句:“那是要送旧迎新。”逗得在座的每个人哄堂大笑。报读餐饮课程顺利毕业在昱良的成长过程中,张婕仪感恩上天总是让他遇见贵人。在中小学求学的那些年,昱良的身边出现不少良师益友,而这些老师及同学也总是细心地照顾和帮助他,为他扫除学习路上的不少障碍。此外,由于昱良和姐姐在中小学期间都是读同一所学校,所以姐弟俩也常互相照应,而这种情况也逐渐改善和强化姐弟俩的关係,让他们的感情更为密切。张婕仪说,小学时期的昱良已经非常擅长计算,当他带着零用钱到食堂时,必先了解每一样食品的价钱,然后再看看自己手上的金额够买哪一样食物,这和一般孩子先决定要吃什幺才来看自己是否够钱购买的情况不太一样。中学时,他则成了姐姐的小跟班,姐弟俩的感情也因此变得越来越好。在昱良完成中学课程后,刚好政府部门与本地一家学院联手推出适合特殊孩子就读的课程,于是,他们决定让昱良报读餐饮证书课程,而昱良最终也顺利毕业。天天上班兼载儿辅导家有自闭儿的父母,难免比一般父母需付出更多的心力。回想起早年需常常载昱良到华抿自闭症儿童中心接受辅导的日子,张婕仪可说是难以忘怀。当时,她除了必须上班,同时每週5天需载昱良到该中心接受辅导,虽然生活忙碌压力大,但她仍咬紧牙根撑下去。“我当时的工作是轮班制,所以,我都会儘量安排时间陪他去华抿,若父母不能陪孩子到中心接受辅导,孩子的进步速度会较缓慢。那时候,我们一家人住在安邦的班登英达,为了载昱良去位于八打灵再也的华抿接受辅导,我只好去学开车考驾照。”但年幼的昱良又怎会懂得妈妈的苦心?每当情绪来的时候,他就会在车上和妈妈闹,在大闹一番过后,往往到了华抿时,他就会因为情绪不稳定而无法接受辅导,让妈妈感到无可奈何。为了安抚昱良的情绪,张婕仪在路途中常不断地和昱良聊天。“可能也因为这样,他和一般的自闭儿有点不一样,他是个很爱说话的自闭儿。”语毕,她看了昱良一眼,那眼神中带着欣慰,相信对她来说,那一段日子的辛苦付出是值得的。家人同游必带自闭儿许多父母对特殊儿童抱着逃避和拒绝的态度,且不愿接受孩子需要协助的事实,但这种鸵鸟心态不止于事无补,反而会延误孩子接受治疗的黄金时机。56岁的爸爸陈永昽说,很多父母不愿意接受孩子是特殊儿童的事实,且不愿意和医生或辅导老师配合,同时也不愿意让孩子接受辅导或疗程,在这种情况下,孩子当然不会进步。“有些人因为面子问题,外出时都把那容易出状况的特殊孩子留在家里,这就是不愿意接纳孩子的一种表现。”至于陈家,只要是一家人一同外出,他们一定会带上昱良,儘管昱良不时会有一些意料之外的举动,他们也把这些状况视为昱良的学习良机。“比如到快餐店时,他会动作很快的去拿别人的薯条来吃,这时,我们就会向对方说明原由,并向对方道歉,然后告诉昱良,若他重犯,那就不能再吃我们买的餐点。在经过数次的引导后,他就知道这是不应该有的行为。”姐弟感情亲密由于昱良是特殊儿童,父母自然而然地会把较多时间和注意力放在昱良身上,此事一度让比昱良大两岁的姐姐陈怡茜的心里感到很不舒服,并认为父母偏心弟弟。过后,学校的辅导老师甚至为此召见张婕仪,以商谈怡茜的情绪问题。“妈妈早年为了弟弟去学开车,且很多事情都要顾及弟弟的感受,那时候,我会觉得父母是不是比较疼弟弟。”当时,她看到妈妈总是在下班后载弟弟出门,而一家人外出时则是由爸爸开车,这让她误以为,妈妈只愿意开车载弟弟。随着年纪增长,现年23岁的怡茜不但和弟弟相处融洽,而且也非常疼爱弟弟,常常带着弟弟出门逛街,她外出时也还会挽着弟弟的手,连弟弟也担心姐姐这样的举止会让人误会他是姐姐的男朋友,妨碍姐姐的幸福。她笑说:“起初,我觉得弟弟很好用,毕竟他很听话,现在,我还是很喜欢带他出门,毕竟有个伴才不会闷,所以,我一点都不会感觉麻烦。”她在言语间自然的流露出对弟弟的疼爱之情。不怕工作辛苦愿打拚访谈进行时,昱良在一旁细细地聆听家人谈论他的成长,而他偶尔也会回应家人抛出的提问。当记者问起他想从事何种工作时,他表示什幺都可以。他说,他愿意帮忙点餐、收银、整理或清洁环境。他也强调他不怕工作辛苦,但若工作地点只有风扇,那他希望能够坐着,若是有冷气的环境,他则不介意站着。不过,询及若他在咖啡馆工作时碰上有顾客点了他不会泡製的卡布奇诺拉花咖啡时,那他该怎幺办时,他搔搔头说:“那就告诉他们点拿铁吧,拿铁比较好喝。”访问结束前,记者请他写下自己和家人的名字,他先是很认真地说自己会写繁体字,然后才一笔一划在笔记本上写下全家人的名字和年龄,过后,他还在自己和姐姐的名字旁边注明他们两人依然是单身的字眼,让人感到啼笑皆非。‧2016.0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