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水塘新村孤军故事馆 用故事蒐集故事 !

2020-07-23 3W访问
撰稿、摄影/泰国世界日报特约撰述 罗聿
泰缅孤军是段地跨两岸与金三角、纵横半世纪的历史,想了解这段历史的人,除了清莱美斯乐的义民文史馆,清迈热水塘新村的「孤军故事馆」是另处选择。

热水塘新村孤军故事馆        用故事蒐集故事 !


不同于义民文史馆的宏观介绍,孤军故事馆着重以小人物照片和场景呈现大历史的侧面,搭配孤军昔日生活用品,让人更能体会过去泰北孤军与云南华人的日常样貌。

热水塘新村孤军故事馆        用故事蒐集故事 !


小巧的故事馆内设有茶几与咖啡吧檯,参观者可在此喝杯茶,听听第3军将官后裔讲述昔日热水塘新村的变迁,甚至聆听年近90岁的第3军第8纵队政治部主任张自鸿老先生,分享原汁原味的孤军故事。故事馆位于新村大街上,由张自鸿的两个儿子张鸿高、张鸿才联手打造;张鸿高是知名孤军文史研究者,张鸿才是室内设计达人,兄弟俩分别负责文史资料和馆内设计,将家门前空房改建而成。

热水塘新村孤军故事馆        用故事蒐集故事 !


「热水塘新村没有社区发展协会之类的组织,我们只能用最基础的力量,从自家做起;把无形的历史变成有形的呈现,我认为这是热水塘新村保存孤军文史的一大步。」「我家一是有足够的资料,二是有我爸这个活历史,而且他还脑筋清楚、耳朵听得见。」张鸿高强调,故事馆最大的意义,在于首次用影像展示热水塘新村的孤军历史,不再只是口耳相传, 故事馆的源起,前后大约酝酿了5年。张鸿高指出,他发现无论台湾或是泰北,一般人对于孤军了解和史实出入颇多,穿凿附会之说甚嚣其上,因此迫切地想找个地方展示孤军史料。

热水塘新村孤军故事馆        用故事蒐集故事 !


2013年热水塘新村的中文学校一新中学举办50周年校庆,他首次筹办回顾影像展,随后历经2014年热水塘新村的329青年运动会、2017年初的先皇百日追思会,陆续累积系列展览资料,终于在2017年底,两兄弟决定打造故事馆。张鸿高认为,热水塘新村作为第3军最大眷村,虽然没有第5军军部美斯乐那样的山地景观,但是有丰富的历史纪录、古蹟与云南美食,这些都是故事馆的亮点。故事馆内容,包括孤军历史、孤军对泰国的贡献、援助泰北单位的事蹟、热水塘新村与一新中学变迁4大主题,所有照片都是张鸿高十多年来考证文献的成果,许多照片甚至是首次公开。

热水塘新村孤军故事馆        用故事蒐集故事 !


负责布置的张鸿才说明,前泰皇蒲美蓬的照片集中大门入口右边墙上,这是表示对先皇的尊敬,也方便说明孤军对泰国的贡献。门口左边墙上则是孤军的历史人物与援助泰北单位的事蹟。吧檯左侧木墙则以「忠心」为主题,展示孤军在泰缅地区的生活面貌,每张照片都有一个故事与重要性;热水塘新村与一新中学的变迁则分置横樑。张鸿高更期望这些照片能发挥抛砖引玉效果,能让孤军子弟在此指认自己或家人,并把他们家族故事回馈故事馆。「前几天就有位学长认出他自己,他在沈家恩上校的丧礼中负责打鼓。」张鸿高强调,故事馆嚐试用有机的方式说故事,所有的照片设计也都还不是最终状态,会随时调整并加上新解说。

热水塘新村孤军故事馆        用故事蒐集故事 !


张鸿才说,故事馆还希望能展示孤军文物,村民们得知他在蒐集,就自动捐出自家文物。「印象最深刻的是第3军武学宽师长昔日的专用马鞍,这件马鞍保存完整,原先放在武家院子,武师长之子武泰春看到我在布置故事馆,就毅然决定捐出。」   「故事馆不接受捐赠,这些东西永远是村民的,我们只是借展,如果有需要,村民随时都可取回,未来我们在文物上,也会标示借展人姓名及物品的故事。」今年过年期间,武泰春带着孙子来到故事馆,给孙子解说曾祖父昔日的戎马生涯,那一幅画面让张家兄弟相当感动。「这里适合作乡土教学地点,让华校学生可以认识自己的来历。」张鸿高说,对故事馆最有兴趣的是外国观光客,泰北云南乡亲和华校学生也是主要客群。负责泰文解说的张鸿才说:「很多泰国人不明白为什幺泰北有这幺多云南人,经过讲解,他们都会恍然大悟,这能够促进彼此的友谊。」故事馆不仅免费开放,来客还可免费喝到张家兄弟泡的好茶。张鸿高认为,如果未来能带动人潮,他希望故事馆还能将热水塘新村最有特色的农特产及云南美食,像是腊肉、腌菜、豆豉、豆腐、萝蔔乾等推广出去。「我希望这里不只是一个记录过去的地方,也是一个创造未来的地方。」张鸿高希望,未来在故事馆也能新增泰北云南人的庶民生活写照。张鸿才感性地说:「我只希望后代可以知道自己是怎幺来的,不要忘记前辈们的恩情。」